31选7近500期走势图

新聞熱線:029-89370002

當前位置: 首頁 >> 訪談 >> 正文
下崗職工給《王力古漢語字典》挑錯 專家:應及時修訂以免誤人子弟
2019年03月06日 10:16 來源:文化藝術網-文化藝術報 作者:
屈軍生給《王力古漢語字典》挑錯的部分記錄古漢語民間學者屈軍生一方是下崗職工自學成才的古漢語民間學者,一方是整理古籍、出版學術著作的權威出版社中華書局,因為文字挑錯產生了聯系。

屈軍生給《王力古漢語字典》挑錯的部分記錄

古漢語民間學者屈軍生

一方是下崗職工自學成才的古漢語民間學者,一方是整理古籍、出版學術著作的權威出版社中華書局,因為文字挑錯產生了聯系。近日,熱心讀者屈軍生向文化藝術報反映,自己經過多年鉆研積累,在古代漢語方面具有權威影響的《王力古漢語字典》中,發現了61處訛誤。

他給《王力古漢語字典》挑錯 受到當事編輯認可

屈軍生告訴記者,自己是陜西乾縣商業系統的一名下崗職工,此前以賣菠菜、販西瓜、烤紅薯、擺舊書攤等方式謀生,平素喜好古典詩詞楹聯。一次偶然機會他在舊書攤上看到《王力古漢語字典》《幼學瓊林》等書愛上了古代漢語,后來通過楹聯函授學習,積累了大量豐富的古文知識。由于深厚的古文功底受到圈內認可,他被眾多學界前輩視為古代漢語的民間學者。目前,他已經兼職為兩部古籍文獻做過校對工作。此前,他曾給中華書局出版的《夢溪筆談》挑錯,而中華書局的朱兆虎先生在代點校者金良年先生的回信中,也肯定了他指出的多處錯誤,并特意說明:“除重印時請書局予以糾正外,特向你致歉,并表示感謝。”

提起給《王力古漢語字典》挑錯的事兒,屈軍生向記者道出了原委:“我在使用《王力古漢語字典》查字時,發現了字典里所出現的內容與我所學習掌握的知識點有出入,我就這些知識點,重新查找到原始出處再學習了一遍,終于確定了字典真正存在著這些差錯,我就隨手記錄了下來,后來越記越多。”屈軍生說,他認為,在對待嚴肅的學術問題探討時,人人平等。即便是最權威的專家用心血編撰的工具書,都會存在差錯。因此我們在學習使用時,也要提高警惕,要追溯原始出處,再進行考查、學習,而不該被專家的一時疏忽而誤導我們正常的學習,再犯不該犯的錯誤。

記者看到,屈軍生手頭拿的是中華書局2000年6月發行的第1版1印的版本。“《王力古漢語字典》從這個字典公開發行開始,我就購買使用到如今。在使用過程中,就開始為字典挑錯。”屈軍生所列出的該字典的具體錯誤,據不完全統計有61處,大致分為八種類型:①出現別字,如在397頁中把“獼猴”誤作“獮猴”;②繁簡字混用,如43頁中把“南涼”作“南涼”;③把人名引錯的,如26頁中,把“季路”作“子路”;④把文章名引錯的,如876頁中,把《史記刺客列傳》誤作《史記游俠列傳》;⑤不同文亂用的,如1272頁中,把“願”字誤作“愿”字;⑥漏標人名專用號的(名下短黑線);⑦漏標書名專用號的(單波紋短細黑曲線);⑧解釋有誤的,如1016頁中的關于“臘”字的第四條解釋。

屈軍生在發現《王力古漢語字典》中諸多錯誤后,曾寫信給中華書局語言文字編輯室。也曾與該字典的責編劉尚慈先生以及編者曹先擢先生(已故)多次通信聯系。曹先擢先生生前在肯定屈軍生指出的眾多訛誤之后,對此非常關切,還通過自己的工作單位——北京大學,把這些修訂意見轉呈給中華書局語言文字編輯室。

學者聲音:圖書差錯多,應修訂再版而非重印

陜西師范大學中國古代文學博士研究生導師、文學研究所所長霍有明教授對王力先生古代漢語相關作品印象深刻。霍有明在上小學時就看過王力先生的《古代漢語》,后來考研究生時,看的也是這本著作。對于《王力古漢語字典》是否需要修訂一事,霍有明告訴記者,一些重要的學術著作出現類似的訛誤,有時候并不是編輯人員的疏漏,而是在排版印刷過程中導致的錯誤。此外,他觀點鮮明地指出:如果字典中的錯誤并不是很多的話,再次印刷的時候可以加上一個勘誤表;但如果真的存在非常多的紕漏,就應該及時更正,因為畢竟這是一部權威性較高的工具書,及時修訂以免誤人子弟,而不應該是重復印刷。

屈軍生指出的眾多訛誤之處,能否在再次修訂的時候被囊括進《王力古漢語字典》呢?對此,記者采訪了該部字典的出版單位——中華書局。中華書局語言文字編輯室一位侯姓工作人員稱:自己記不清近一年來是否有讀者提出過修訂意見,《王力古漢語字典》每年都在修訂。該工作人員在強調了一句“版本問題和有沒有修改是兩回事”后,隨即掛斷了電話。記者發現,在2017年出版的《王力古漢語字典》中,屈軍生指出的多達61處的訛誤并未得到修改。“每年都在修訂”的《王力古漢語字典》,依然錯漏頗多。

在《王力古漢語字典》的后記中,編寫組曾作出說明,王力先生在著手撰寫古漢語字典時,已是84歲的高齡,在撰寫過程中,他逐漸感到體質和精力在不斷下降。因此,該部字典的主編為王力先生,而編著者系王力先生的學生,均為當代語言學界和辭書學界的知名學者。

在編寫后記中,編寫組寫道:“限于水平難以完全達到王先生原來預期的要求,疏誤之處在所難免,敬祈學術界和廣大讀者批評指正,希望再版時能不斷訂正。”一部費盡心力的古漢語字典能夠有機會“再版時能不斷訂正”嗎?事實上,這句自謙之詞在屈軍生看來隱含著頗多無奈:“作為一個兼職的古籍校對人員,我的理解是,目前尋找一個能夠勝任古籍校對、出活又快又準的人,實在是太難了。在提到校對稿酬時,行業內很多人都會難以啟齒——校對古籍最低的稿酬是千字/3元,最高的稿酬也只不過是千字/30元,而且要在書籍正式出版之后,才能支付校對費用。”

數字化整理平臺是古籍出版的未來嗎?

與古籍文獻人工校對人才奇缺的窘況相對應的是,網上招募人員的數字化整理平臺日漸風生水起。記者梳理資料發現,2019年1月10日,《人民日報》曾刊文《中華書局搭建數字化整理平臺,招募社會力量》。該報道稱,2018年3月,中華書局發出了第一份啟事,招募在線審校人員。短短一個月,1500多人報名,經過試用考核,最終留下900多人。這其中有在校大學生、出版社編輯、律師、教師等,遍布全國各地,甚至遠在德國、俄羅斯、泰國的中國留學生也申請成為審校者。

數字化整理平臺的具體運作流程是:入選者會領到一個專業古籍整理網站籍合網的賬號,在線接受任務。中華書局將底本——即內容最全、錯誤最少的作為校勘的基本依據的古籍圖片與文檔——通過網絡發給審校者,后者對照底本,逐字逐句審閱,遇到錯訛,直接在平臺上修改,書局編輯借助平臺版本對比功能來查看審校者的修改記錄,判斷修改內容是否合格。

數字化整理平臺的優勢在于,能夠利用數字技術調動社會力量參與古籍整理,使這一專業性極強的工作在向更廣泛的人群開放的同時,也使古籍整理的效率大幅提高。按照中華書局的設想,未來古籍整理出版的全部流程都可以在網絡上實現。整理一部古籍,首先掃描底本,系統自動識別文字,經人工檢查后,將電子文本上傳至平臺;編輯把電子文本分成若干任務包,在平臺上發布;整理者申領任務,利用平臺提供的自動校勘、標點系統,初步整理后,人工修正錯誤并提交稿件;最后,編輯在線審稿、加工,然后自動排版,實現紙質版、電子版同步出版。

數字化整理平臺的夢想,是否能夠照進古籍整理窘境的現實?近20年未曾出過修訂版的《王力古漢語字典》,或許會是一個風向標,一塊試金石。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在學術研究上,理應摒棄官方與民間的人為鴻溝,讓民間的愛好者、研究者也能參與到權威典籍的勘校中,因為對學問的探討和研究,人人都有權利。

一部字典的生命力,是唯我獨尊,還是兼容并蓄,這關乎一部字典的權威,也關乎前輩編者的尊嚴。

文化藝術報記者 魏韜

《王力古漢語字典》

本書于2000年由中華書局出版,主編為著名語言學家王力先生,編著者系王力先生的學生,均為當代語言學界和辭書學界的知名學者。王力先生早在上世紀40年代就設計了理想字典的模式,醞釀了40多年,于1984年才著手編寫。全書收字一萬多個,其義項的設立獨具特色:本字典努力厘清一詞多義之間引申發展的軌跡和線索,在釋義中努力表現出詞義的時代特點,并將僻義或文獻傳注中不可靠的義項列入備考。

本書曾榮獲第五屆國家圖書獎、第四屆國家辭書獎一等獎等榮譽。

 

王力

(1900.8.10—1986.5.3)

字了一,廣西博白縣人。中國語言學家、教育家、翻譯家、散文家、詩人,中國現代語言學奠基人之一。1926年考進清華大學國學研究院;1927年赴法國巴黎大學留學;1954年調北京大學任教授;1956年被聘為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委員。王力一直從事語言科學的教學和研究工作,為發展中國語言科學、培養語言學專門人才作出了重要的貢獻。他在語言學方面的專著有40多種,論文近200篇,共1000余萬字,內容幾乎涉及語言學各個領域,且許多具有開創性。其代表作有《中國音韻學》《中國現代語法》等等。

編輯:張瑞琪
  • 微信
  • 微博
  • 電子報
簡介:

《文化藝術報》前身創刊于1958年1月,陜西省文化局、陜西省文化廳主管主辦。2000年底,劃歸陜西人民出版社有限責任公司主管、主辦,省內極具權威性、影響力的省級文化藝術行業綜合資訊周報。2019年起每周一、三、五出版。主要面向文化藝術界專業人群,政界、學界、企業界文化人群及都市人群。報紙傾力傳播陜西及西北地區優秀文化,及時反映文化藝術界熱點信息。主要欄目:要聞、資訊、高端訪談、深度、文史、書畫、非遺、演藝、群眾文化、收藏、 副刊、閱讀、作文、攝影。隨機欄目可隨文而設。

報社地址:710016  西安未央路169號銀池品智天下B座2單元9層 (地鐵2號線鳳城五路D出口北200米)

《文化藝術報》編輯部郵箱: [email protected]  熱線電話:029-89370002

郵局征訂代號:51-20  

主管主辦:陜西人民出版社 版權所有:文化藝術報 聯系:[email protected] 電話:029-89370002 法律顧問:陜西許小平律師事務所律師 徐曉云 劉昕雨
地址:西安未央路169號銀池品智天下B座2單元9層 陜ICP備16011134號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網站統計

31选7近500期走势图 竞彩二串一稳赚技巧 打鱼输的倾家荡产 彩票极速赛车冠军定胆 网赌坚持一年每天赢600 球琛比分足球即时比分 加拿大计划软件app AG甜一甜屋游戏技巧 血染小镇手机汉化完整版 欢乐生肖玩法讲解 w66利来ag旗舰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