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选7近500期走势图

新聞熱線:029-89370002

當前位置: 首頁 >> 訪談 >> 正文
紅柯英文版作品集《狼嗥》英國上市 文化藝術報專訪西北大學翻譯團隊“胡羅組合”
2019年02月25日 10:09 來源:文化藝術網-文化藝術報 作者:
日前,紅柯中短篇小說作品集《狼嗥》英文版在英國上市。接下來,本書將在西安的西北大學舉行國內首發式。2019年2月24日,紅柯去世一周年紀念日前夕,文化藝術報記者采訪《狼嗥》英文版的主要翻譯人員——西北大學胡宗鋒教授和羅賓·吉爾班克博士,探尋他們將陜西作家推向世界舞臺的所思所感。

日前,紅柯中短篇小說作品集《狼嗥》英文版在英國上市。接下來,本書將在西安的西北大學舉行國內首發式。

2019年2月24日,紅柯去世一周年紀念日前夕,文化藝術報記者采訪《狼嗥》英文版的主要翻譯人員——西北大學胡宗鋒教授和羅賓·吉爾班克博士,探尋他們將陜西作家推向世界舞臺的所思所感。

近年來,“胡羅組合”帶領團隊,翻譯推介了陜西作家作品200多部(篇)。

紅柯去世前,創作正處于突破階段

胡宗鋒教授和他所帶領的翻譯團隊,多年來一直致力于將陜西作家、作品譯介到英文市場。此次出版的紅柯作品集《狼嗥》英文版是他們和英國峽谷出版社合作推出的“陜西故事”叢書中的第四本。

《狼嗥》中包含紅柯的兩個中篇和六個短篇,分別是中篇《故鄉》(胡宗鋒、羅賓譯)和《金色的阿爾泰》(賀龍平譯),短篇《樹淚》(徐琳、羅賓譯)、《吹牛》(胡宗鋒、羅賓譯)、《上塘》(蘇蕊譯)、《狼嗥》(萬斌譯)、《過冬》(羅賓、蘇蕊譯)、《雪鳥》(張敏譯)。

《狼嗥》的翻譯出版歷時一年多。胡宗鋒教授介紹,本書的翻譯工作幾乎全是譯者們在業余時間加班加點完成的。其中,責任最重的,除了發起、統籌全部工作的胡宗鋒教授外,就數負責選定篇目和承擔了大量翻譯工作的羅賓博士。他為這部作品集選取了紅柯各個不同創作時期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比如短篇《吹牛》,是紅柯在新疆生活時期的代表作品;中篇《故鄉》,則凝聚了他從新疆回到故鄉陜西之后,對新疆與陜西、少數民族與漢族心理、文化的思考與探索。

整個“陜西故事”叢書的作品選擇都由羅賓博士負責,他站在英國古典文學博士的視角審視當代陜西作家作品,力求讓英國讀者通過這套叢書,窺見中國當代文學的脈絡。

紅柯作品中的思想和元素豐富而獨特。譬如作品《雪鳥》中,那位住在河邊的老太太,全家人都把生命獻給了河流,她的心態即使對中國人來說也是很新穎的,對于英國人來說更是別有滋味。但是作為一個“外國人”, 羅賓博士更多的卻是從紅柯的文字中感受那些全人類相通的情感。比如《過冬》中的老人,不愿意接受孩子的幫助,寧愿獨自生活。羅賓博士說,“我的媽媽也是這樣,她寧愿自己生活在英國。”

翻譯紅柯的作品并不容易。胡宗鋒教授說:“紅柯的作品有時會讓人讀得很壓抑,因為他真正挖掘到了人類心理最隱秘的幽微的東西。有很多元素本是不可言說的,但是他想辦法說了出來。”羅賓博士則說:“他作品中漢人和少數民族的相遇、陜西和新疆的碰撞,都是很獨特的,想要翻譯準確其實很難,需要不斷去尋找更準確的表達方式。”

紅柯的突然離世,留下了太多遺憾。除了《狼嗥》之外,他生前把自己的長篇小說《百鳥朝鳳》和《西去的騎手》英文版事宜也托付給了胡宗鋒。他們還一起設想了一個“大計劃”,即紅柯在創作下一部長篇小說的時候,可以一邊寫作、一邊翻譯,最后中英文版同步推出。可惜,這個計劃再也沒有了實現的機會。

最令羅賓博士感到遺憾的是:“紅柯去世之前,他的創作正處于一個突破自我的階段。很遺憾,我們無法看到他突破的成果了。”文學作品的價值需要時間來檢驗,羅賓覺得,現在紅柯去世剛剛一年,還沒到“蓋棺定論”的時候。我們對他的評價,應該放在五年、十年,甚至更久之后來進行。

 

我們應該推廣“文學陜軍”而非“陜西文學”

——專訪陜西作家作品翻譯推廣人胡宗鋒、羅賓·吉爾班克

陜西作家創作的高度,代表中國作家創作的高度

在交流過程中,討論紅柯也好,又或者談及葉廣芩、寇揮,“不同于一般陜西作家”這句評價出現頻率極高。

記者忍不住追問:在您心目中,有沒有一幅典型的“陜西文學”畫像?胡教授回答:“陜西文學”這個說法其實本身是比較狹隘的,我認為使用“文學陜軍”這個概念更準確。

他隨即解釋道,不久前,中國文聯、中國作協主席鐵凝說過:“陜西文學的高度代表中國文學的高度。”推而廣之,陜西作家創作的高度其實能夠代表中國作家創作的高度。從古至今都是如此,古代的司馬遷、班固等人就不說了。到了現代,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出了《保衛延安》,之后有柳青、路遙、陳忠實、賈平凹等,一直走在全國前列。

如果說陜西文學有別于其他地區,那是因為陜西有其獨特的歷史文化背景,陜西是中華文明的根。西安是十三朝古都,周秦漢唐,歷史上中國最強盛的時代,文化中心都是長安。習總書記說:“陜西是中國文化之源。”這種歷史是其他地方沒有的,這才是陜西文學的根源。因此,陜西優秀作家在創作時,總會自覺不自覺地有一種歷史使命感。

中國是一個農業大國,所以我們總是看到陜西作家寫農村、農村、農村,因為寫城市他們寫不好。用羅賓的話來說:西安也是一個大農村。所以陜西的作家一直在寫農村,因為中國文學的血脈在里面——當然,小農意識也在里面。之所以說陜西文學或者說西部文學,往往是在反映一種不發達的狀態。這種不發達,是因為近代,或者說向更早的歷史追溯,整個中國經濟重心南移帶來的(意識)。

但這并不是說陜西作家脫離了時代。事實上,陜西作家的創作一直是領先于時代發展的。比如賈平凹在1987年寫出《浮躁》、1993年寫《廢都》,都是在以文學家的敏銳來預言社會的發展趨勢。

當然,這種敏銳,在不同作家身上的反映也是不同的。比如葉廣芩有一本書叫《本是同根生》,她從小在宮廷環境里長大,這本書只有她能寫,別人是寫不出來的。再比如紅柯,他從小在周原上長大,這里是中華文明的源頭,從小看到的都是周公廟這樣的東西;上大學之后去了新疆,又看到了少數民族的生活和文化,他的創作方式也是別人無法復制的。

胡宗鋒教授總結認為,“所以,我認為不該講‘陜西文學’,而應該說‘文學陜軍’,這些作家是從陜西走出來的,這種說法更準確。”

困惑:搞對外翻譯缺錢缺人

“陜西故事”是一套以專門譯介陜西作家和陜西文化為目的的英文作品集,此前已經推出葉廣芩作品集《山地故事》、楊爭光作品集《老旦是一棵樹》、賈平凹長篇小說《土門》。這次和紅柯《狼嗥》同時出版的,還有吳克敬作品集《血太陽》。接下來將要推出葉廣芩《太陽宮》,以及《賈平凹散文集》《穆濤散文集》等。

“陜西故事”叢書推出以來,在英國文學、文化界日益受到關注。英國BBC新聞多次進行報道,今年英國歷史大學中國當代文學研究專業也對本叢書予以關注,同時還吸引了一些大型出版社的注意。

形勢一片大好,但唯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體會到做事的艱難。胡宗鋒教授早在1997年就提出“陜西作家走向世界”的概念,但是直到2008年羅賓博士從英國來到西北大學,才終于補齊了他翻譯計劃中的最后一塊拼圖。

搞對外翻譯,一是缺錢,一是缺人。缺錢:目前“陜西故事”系列翻譯工作,除了西北大學之外,幾乎沒有任何資金支持。缺人:文學作品的翻譯不同于其他,除了要求“準確”之外,譯文的美感同樣不可或缺;文學作品的翻譯同樣也是一種創作,譯者除了雙語水平外,還必須同時具有足夠的文學感知力和創造力。這樣的人才太少。

“由中國人翻譯成英文,很難做到原汁原味。所以,我們的翻譯工作一直到2008年羅賓加入之后才真正開始。”談話間,胡宗鋒教授時刻不忘強調自己這位“搭檔”的重要性,“2018年,中國出版的中譯英文學作品有30多本,幾乎全是外國漢學家翻譯的。由中國人自己做的只有3本,其中兩本是我和羅賓合作主導的。”

近年來,受互聯網沖擊,世界范圍內的嚴肅文學出版普遍疲軟,紙質圖書尤甚。胡宗鋒教授認為,“陜西故事”能夠在英國出版,說到底還是得益于中國經濟、文化的整體崛起。“就像之前我們關注英國、關注美國一樣,國家強大了,別人才會對你有興趣。這是一個慢工夫。”

用優秀作品樹立中國文學的高度

胡宗鋒和羅賓的翻譯有幾條原則:

首先,要選“有意思”的作品。羅賓博士直白地說:那些為了完成“創作任務”的應付之作,是沒有翻譯價值的。

第二,要選能夠更加真實全面表現中國元素、中國氣質的作品。比如葉廣芩的《山地故事》,寫秦嶺,寫中國人對環境的保護、對物種的保護。而這些元素,往往是“外國人”認為中國人并不具備的東西。

胡宗鋒教授說:“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在國外紅極一時的一批華裔作家,他們往往是憑著寫中國的負面、寫中國的丑陋和黑暗,來迎合外國讀者的獵奇心理。我們現在想做的,是把那些更真實、更全面表現當代中國形象的文學作品翻譯出去。”

第三,要做最原汁原味的翻譯,不搞刪節版。目前出版的“陜西故事”,每本書最后都有“名詞解釋”部分,其中有“蘇秦張儀”這樣的歷史人物,有“新疆”“阿爾泰”這樣的地理概念,也有“第十二個五年計劃”這樣的專有名詞。

最后,不僅要翻譯小說和散文,還要翻譯詩歌、戲劇、歷史地理資料、風土人情等作品。“在17、18世紀,我們的經典被大批量翻譯到西方,因為當時中國文化是非常先進的。例如在德國,幾乎家家都能找到一本《道德經》。近代我們衰落了,他們就沒有了繼續關注的欲望,更多的是獵奇、審丑。今天,中國崛起了,西方普通民眾才終于再次有了關注中國、了解中國的愿望。”胡宗鋒教授說,“當年,我們打開國門,把西方國家的優秀小說、散文、詩歌、戲劇引進來;今天,我們還要打開國門,把我們的優秀文化全方位、立體式地推廣出去!”

今天的中國,文化影響力日益增強。我們的電視、電影、網絡小說在全世界吸引了大批“粉絲”。但是在胡宗鋒教授的觀念中,他還是要做些更有“含金量”的翻譯工作:“很多時候,流行文化并不能代表文化的真正水平,這一點中外皆然。我們希望自己翻譯的文學作品,是能夠傳世的,用這些作品樹立中國文學的高度。”

除了“陜西故事”叢書外,胡宗鋒、羅賓,還有他們的同道中人,有著更多的計劃:

葉廣芩《太陽宮》、賈平凹《廢都》《賈平凹詩集》《賈平凹散文集》,《楊爭光詩集》《陜西詩人二十五人》《穆濤散文集》《陜北民歌精選》,還有陳彥戲劇“西京三部曲”的英文譯本,都將在2019年推出。除此之外,土耳其語、俄語等語種的翻譯工作也在有條不紊地進行。

“我們馬上要成立‘國別與翻譯研究院’,就是要面對不同語種、不同地區,把我們的文化介紹出去。除了文學作品,還有文化、歷史、風土人情,都要做。當然,這需要很長的時間,也需要一批人不斷努力。”胡宗鋒教授說,“現在我們做的工作只是一個開始。我相信,隨著中國國家實力的不斷提升,會有越來越多的外國人對中國的文學和文化感興趣。”

文化藝術報記者 倪堯

胡宗鋒 西北大學外語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院長,西北大學西方文化與翻譯研究所所長。民建中央文化委員會委員,中國翻譯協會理事,陜西翻譯協會會長、文學翻譯委員會主任,第十二屆西安市政協委員,陜西省外國文學學會副會長,陜西斯諾研究中心主任。英譯漢作品有《震驚世界的結局》《龍與鷹:中美政治的文化比較》《探究中國》等20部,漢譯英作品有賈平凹、陳忠實、閻安、張豈之等作品30余部。

羅賓·吉爾班克 2008年獲得英國中世紀文學博士學位后應聘到西北大學任教。他撰寫的英文版《羅賓博士看陜西》《探究中國》入選“外國人寫作中國計劃”,并于2018年8月由中譯出版社出版了漢語版和英文版。其先后獲得“三秦友誼獎”、“第二屆四川散文獎特別獎”、“第二屆豐子愷中外散文獎”、“第二屆汪曾祺散文獎”、“陜西省社科獎三等獎”、“2017年陜西省教學成果二等獎”,于2018年獲評“改革開放40周年最具影響力的外國專家”稱號。

編輯:張瑞琪
  • 微信
  • 微博
  • 電子報
簡介:

《文化藝術報》前身創刊于1958年1月,陜西省文化局、陜西省文化廳主管主辦。2000年底,劃歸陜西人民出版社有限責任公司主管、主辦,省內極具權威性、影響力的省級文化藝術行業綜合資訊周報。2019年起每周一、三、五出版。主要面向文化藝術界專業人群,政界、學界、企業界文化人群及都市人群。報紙傾力傳播陜西及西北地區優秀文化,及時反映文化藝術界熱點信息。主要欄目:要聞、資訊、高端訪談、深度、文史、書畫、非遺、演藝、群眾文化、收藏、 副刊、閱讀、作文、攝影。隨機欄目可隨文而設。

報社地址:710016  西安未央路169號銀池品智天下B座2單元9層 (地鐵2號線鳳城五路D出口北200米)

《文化藝術報》編輯部郵箱: [email protected]  熱線電話:029-89370002

郵局征訂代號:51-20  

主管主辦:陜西人民出版社 版權所有:文化藝術報 聯系[email protected] 電話:029-89370002 法律顧問:陜西許小平律師事務所律師 徐曉云 劉昕雨
地址:西安未央路169號銀池品智天下B座2單元9層 陜ICP備16011134號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網站統計

31选7近500期走势图 广东时时有网点吗 mg电子爆奖视频 重庆时时人工计划网 神圣计划软件免费手机版下载 pk10单吊计划预测软件 ag到底是怎么做假的 快3彩票计划软件 时时彩6码倍投方案 pk10计划交流微信群 重庆时时彩开奖走势